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校園小說  »  妻子單位的新工頭
妻子單位的新工頭

妻子單位的新工頭

由于妻子和我是同一時間下班的,所以我提早了溜出來,買好了飯就趕去妻子工作的地方。
  到了妻子公司樓下,剛好碰見她上司在跟客戶談話。我是認識她上司的,所以就過去打聲招呼,互相寒暄了一會。妻子的上司對我說:“你真是好老公啊!
  親自拿飯來。你老婆今天也真勤力,說要趕完圖才回家。我現在要和客戶出去,剛才辦公室鎖門了,你就拿我的鑰匙上去給個驚喜她吧!”說完,他就把辦公室的鑰匙給了我,然后和客戶走了。
  我拿著鑰匙看著妻子的上司離去,心里卻在想:“奇怪了,妻子平時才不會無端端那么勤力呢!聽她上司說的話那圖也不是急需的,是不是因為昨晚的氣還沒消,所以不想回家吃飯啊?”
  很快就上到了妻子辦公室的門口,我卻在猶豫不決進不進去好,如果妻子是因為昨晚的事而生氣到現在,連飯也不想回家吃,那我不如等她氣消了點自動回家后再和她說話為好。
  就在我猶豫中,突然聽見樓下傳來快步上樓的聲音,我一急,就也沿著樓梯走上去,不讓別人看見我傻待在門口不知道干什么。
  我剛走上一層,就聽見那腳步聲停在我妻子辦公室門口,并且在拍門,我好奇地小心地望下去。拍門的人大概1米75高,黑黑壯壯的,看來是急趕過來,滿身汗水。我以前見過他兩次,他叫陳仔,是妻子公司在工地上的一個新工頭,是外地人。妻子還夸獎過他本事不小、長得又帥,比她還年輕就這么快當上工頭了。
  只見門不久就開了,是我妻子打開的門,并叫陳仔進去,然后又關上了門。
  “是工地上有什么做不好,要叫陳仔來問清楚嗎?”我一邊想,一邊輕輕地走下樓去:“不如趁現在偷偷地躲進去,等陳仔走后,突然從妻子后面抱著她,嚇她一下也讓她驚喜一下吧!”
  于是,我小心翼翼地用鑰匙打開了門,聽見他們正在會客室里談話,由于時常來,所以妻子辦公室的地形我是熟悉的,他們在會客室里是看不見外面的。我輕輕地打開了她上司辦公室的門躲了進去,妻子不知道我拿了鑰匙,一定想不到我會在她上司的房間里。
  等了好一會兒,還沒聽見陳仔出去。由于關著門聽不見他們在說什么,所以我偷偷地打開了一點門,聽見他們還在會客室里,而他們這時談話的聲音也聽見了,內容更是令得我目瞪口呆、驚訝不已。
  我偷聽到的第一句話,竟然是陳仔說的:“怡姐,你舔雞巴的功夫真好!” 天啊!‘怡姐’就是他平時對我妻子的稱呼啊,他們兩個在做什么了?
  接著就聽到妻子的聲音說:“舒服吧?是我丈夫教我的。不過怎么你的雞巴味道這么大啊?”
  陳仔說:“不好意思啊!剛才工作了整個下午,一放工就趕過來了,所以汗味較大吧!”
  “看你急色的!我說好給你干一炮就不會反悔了,看你急得飯也不吃,一過來就馬上要做。”妻子說。
  陳仔說:“早上聽見怡姐說今晚想和我干一炮,我整個中午都無心工作了。
  你知道嗎?我剛來這里工作時就看上你了,和女朋友做愛時都時常幻想著在跟你做呢!現在我的幻想竟然可以實現,哪能不心急啊!”
  聽到這些對話,我已經完全知道妻子在做什么了。看來妻子因為對我不滿,所以一怒之下就去勾引陳仔來報復我,可能甚至要陳仔給她打種!我真是難以相信,雖然以前一直對妻子耳濡目染,不過都是停留在幻想階段而已,我可一直是妻子唯一的男人,想不到妻子現在為了趕在豬年生孩子,就那么輕易地做出這種事情來。
  這個時候,我不得不冷靜考慮現在的問題了。雖然平時《凌辱女友》、《赤裸嬌妻》等看得多,常常幻想能實現書里的內容。不過如果妻子只是偷情玩玩的話我才無所謂,如果妻子要別人偷偷給她打種的話,我可接受不了啊!
  可是現在只是在偷聽,我的肉棒已經不安份地豎立起來了。我知道,如果現在能把握機會,以后就有機會讓妻子變成淫蕩的女人,讓我實現我的性幻想。在理智與情欲之間,我必須立刻抉擇。
  可能情急生智,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,雖然有點冒險,不過我決定試一試。成敗關鍵就看陳仔到底是個老實人呢,還是一個不老實的人了。
  我輕輕地打開門走了過去偷看他們,只見他們在會客室內,老婆正背對著我跪在地上給陳仔舔雞巴,陳仔也一臉享受的表情看著我妻子。
  “這賤人,平常要她給我舔的時候也要我先洗一洗,現在竟然就這樣舔別人的臭雞巴!”看見這一幕,更加堅定了我行動的決心。
  不久,陳仔用雙手按住妻子的頭帶動著來回抽動。我知道妻子的口交技術有個缺點,就是她雖然舔功厲害,可是不大會吞吐,被她舔得久了后會很想被她完全含住的。我也常常這樣按著妻子頭要她含住吞吐來讓自己的雞巴插深一點。
  我等的就是這個時候了,趁陳仔正抓著我妻子的頭部,我突然冒出來,一邊打著眼色和手勢,要陳仔別輕舉妄動。陳仔也是見過我的,突然見我冒出來,而自己正在要我的妻子含雞巴,確也嚇了他一大跳,身體顫動了一下。好在他正抓著妻子的頭部,雖然有點異動,不過妻子可能當作是陳仔舒服的表現,并沒有覺察到什么。
  陳仔被我穩住,但妻子并沒有發現,第一步成功了。我繼續做手勢,要他偷偷出來和我說話。看來陳仔也是個聰明人,明白了我的意思,他對妻子說:“怡姐,我還有急事出去打個電話順便撒個尿,你脫好衣服等我。”
  妻子放開了口,說:“嗯,快點啊!”
  接著,陳仔便關了會客室門,跟我走進了廁所。在廁所里,我簡單明了地說了一下昨晚的事,讓他明白妻子是為報復我而找他做愛的。
  聽完后,陳仔便說:“大哥,你的家事我可不想管,不過,這可是怡姐自己找上門的。而且現在肉我都正在吃了,你沒理由要我吐出來吧?”看來我沒押錯注,聽陳仔的口氣,他人也不會好到哪里去,年紀輕輕就做工頭,果然不會沒點料子的,不然怎么管得住手下呢?
  看來我可以放心地和陳仔談判了,我說:“你放心,我現在沒叫你吐出來,只要你合作,我反而可以教你以后都有得吃呢!”接著,我搬出了我的“人際關系”,警告陳仔這次不能射進我老婆里面,但我會幫助他以后都可以干我老婆。
  經過交涉,陳仔明白了我有調教妻子的愿望,爽快地和我達成協定,只要是我同意了的行動,以后都可以由他幫我調教妻子。
  想不到這么順利,看來妻子沒夸獎錯陳仔,他果然是個“識時務的俊杰”。
  我說:“快點回去吧,我妻子現在可是在等著你吃呢!”跟著,讓陳仔回到會客室里。
  我的計劃是這樣的:要陳仔把其它地方的燈都關掉,只開亮會議室的燈,我會在外面用手機幫他拍下他和我妻子做愛的照片,而他就配合我不讓妻子發現。
  一切按計劃進行著,陳仔回到會客室里,妻子已經脫好衣服躺在沙發上了。
  陳仔走過去,直接就把手指插進妻子的陰道攪弄,說:“要陳姐久等了,不過陳姐你怎么不在等我的時候自己自慰一下呢?那樣我就可以直接插你了嘛!下次要注意啦!”
  “下次?我可是心情特不好才找你做一次的,就這么一次就別想下次了。” 妻子一邊享受一邊回答。
  陳仔笑了兩聲不予反駁。妻子當然想不到,自己丈夫已經和他達成協定,以后由他做代理人來調教自己,并且現在還在門外偷拍自己的偷情行為。
  陳仔看來也是個高手,妻子很快就已經被他挑逗得喘氣連連,身體不由自主地顫動,是要肉棒插入的時候了。果然,妻子忍耐不住,說:“行了沒有?我已經很濕了,快點插進來吧!”
  陳仔說:“好,這可是你要我插你的,那我就不客氣了!”陳仔調好妻子的位置,讓我的角度可以拍到大部份畫面,而妻子又不會發現我。這次我的一百萬像素手機可真沒買錯,當初買的時候妻子一定做夢也想不到作用會那么大。
  陳仔準備插進去的時候,我才看清楚他的肉棒顏色很黑,而且又長又粗。妻子果然沒找錯人,如果被他在體內發射,一定插進妻子的花心里面灌得滿滿的。
  “啊……好長啊!”插進去的一霎那,妻子舒服得叫了起來。
  “厲害吧?是不是比你丈夫的大很多啊?”陳仔明知我在偷拍也毫不憐惜,每一下都用力插進妻子體內,并帶起“啪!啪!啪!”的肉體撞擊聲。
  “哦……啊……是啊,等一下你射的時候,可以用力頂進來射進我里面。” 妻子終于說出了她的目的了,果然是想偷陳仔的種!好在我已經和陳仔言明,妻子的奸計當然不會得逞了。所以陳仔沒有答應我妻子,只是支吾兩聲,只顧著自己快速地抽動。
  不久,他又要我妻子換成狗趴式,妻子的屁股很圓很翹,用這個姿勢自然是最好看的,所以我也常常使用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”雖然是第一次偷情,妻子竟然一直都很享受地呻吟著,看來我平時對妻子的調教也是有點作用的。
  這時妻子呻吟道:“哦……啊……陳仔,你的卵蛋打得我陰戶好舒服啊!” 只見陳仔雙手用力抓著妻子屁股的肥肉來配合自己抽插的節奏,而他的大卵蛋每次都在搖擺中拍打到妻子的肉穴,給妻子帶來雙重刺激。
  陳仔道:“舒服吧?我再加上第三重刺激,保證怡姐你爽死。”說完,他往妻子的菊花洞吐了些口水,不由分說地就用中指插了進去。
  “啊……不要那樣,臟啊!”在妻子的一聲尖叫中,陳仔的手指已經在抽動了。
  妻子的菊花我也只是開發過幾次,而且發現潛力是不錯的,不過妻子一直都覺得臟,很少肯讓我玩弄。
  陳仔的三重刺激功夫真不錯,妻子雖然嘴上說不要,并且抗議地咬起嘴唇不發出聲音來,可是我很快就發現妻子的呼吸明顯加快,手也抓得沙發死死的,我知道這是妻子高一重的興奮表現,而且高潮也就快會來臨。
  中指抽動了一會兒,陳仔覺得還不夠過癮,把無名指也一起插了進去。
  “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”終于,妻子忍耐不住,再度發出呻吟聲來。
  “舒服吧?怡姐,我也很舒服啊!怡姐的身材真是好,陰道又夠力,夾得我快頂不住了。我待會真的可以射進怡姐你身體里面嗎?”陳仔道。
  “是,哦……是的,快射進來吧!喔……我也高潮了。”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【完】